首頁 > 文藝支教

《中國藝術報》1月25日報道:成都市文聯文藝支教志愿服務(彭州試點)項目

時間:2017年07月21日 來源: 作者:

    “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些孩子。升平小學和清平小學的合唱訓練怎么樣了?葛仙山小學的鬧年鑼鼓訓練是否順利? ”病榻上, 78歲的音樂家肖國富(藝名:蕭簫)向自己的兒子肖川細細詢問著蕭簫音樂工作室文藝支教的情況。一個月前,蕭簫在成都彭州去世了。2016年1月8日,成都市文藝支教現場會暨彭州試點總結會在彭州濛陽中學舉行。文藝支教志愿者肖川在發言中,回憶起自己的父親。

 

  九尺小學校長向中國文聯嘉賓介紹藝術家在該校支教情況 

  鄉村孩子也應享受藝術滋養 

  肖川說:“我父親一生從事文藝工作,幾十年來一直做著志愿者的工作,只是當年沒有志愿者這一稱呼。上世紀80代初,他就為彭州培養出第一批學生,其中佼佼者有張華述、季蘋、游玉玲等,上世紀90年代培養出武朝正、熊兵、呂絲雨等學生;退休后又培養過澤旺多吉、雍鑒君。父親逝世前兩天念念不忘工作室的工作,當得知升平小學和清平小學的校合唱隊在彭州市教育系統的藝術節比賽中都獲獎后,他高興地笑了,并一再告訴我以后該怎樣提高。彭州鬧年鑼鼓是他最牽掛的一件事,眼看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瀕臨失傳,他心痛!當他看到葛仙山小學學生們開始系統學習這一傳統技藝時,他欣慰!父親走了,但蕭簫音樂工作室不會消失,它會永遠在校園中傳承,他誨人不倦、無私奉獻的精神由我們所有志愿者來傳承。 ” 

  肖川提到的這三所學校所在位置均在成都市市轄的“三圈”鄉鎮,所謂“一圈”“二圈”“三圈”劃分,成都市文聯項目負責人介紹說:“圈層劃分,既是一個地理分區,也是一個經濟分區概念。大體上講,成都區位條件好,發展起步早的中心城區是第一圈層。區位條件適宜,發展勢頭強勁,緊鄰中心城區的區縣是第二圈層。區位條件相對較差,發展相對滯后的市縣為第三圈層。成都市委早已提出‘三圈一體’戰略,要圈層融合。 ” 

 

  九尺小學劉蕓工作室授牌 

  在“三圈”有兩道最亮麗的“風景線” ,一個是衛生院,另一個就是鄉村學校了,在成都市統一籌劃下,“三圈”的學校新建了清一色的塑膠跑道,設施齊全的校舍,還配有鄉村青少年宮,意在讓孩子們可以在這里受到藝術的滋養。但由于各種條件的約束,偏遠農村地區學校教育有“硬件”建設,缺“軟件” ,藝術教育尤甚。以彭州為例,彭州市文聯專職副主席黃映輝介紹,彭州市現有鄉村學校50所,專職音樂教師83人,專職美術教師81人,其他藝術門類教師幾乎沒有。這個數字與全彭州市學校總體人數相比,藝術教師占比非常低,平均到每個班級、每個學生的課時更少。盡管教育部門多方努力,藝術師資逐年增加,但鄉村學校藝術教育力量仍顯不足、藝術門類單一,鄉村孩子和中心城區孩子相比,享受藝術教育的機會差著很大一截距離。

  2014年至今,成都市文聯經過多方嘗試探索,希望為“三圈”學校的藝術教育探索一條有效路徑,也是這一年,中國文聯在全國有條件的地方試點開展文藝支教活動,成都市文聯成為試點單位,并將文藝支教點選定在“三圈”的大邑縣。成都市文聯文藝支教項目負責人介紹,首先動員成都市知名藝術家參加支教,一些熱心公益的藝術家報了名,但學校也有學校的規定,課時安排時間都要固定,而藝術家也要搞創作,久而久之則不能兼顧。之后成都市文聯又走訪高校,將畢業實習與支教相結合,三批次30名大學生駐扎在學校進行一個完整學期的藝術教學,由于當地學校師資力量匱乏,對支教老師期望很高,一個學期下來,支教大學生承擔著繁重的課程,精力難以支撐,加之大學生面臨擇崗就業等現實情況,持續下去甚為艱難,如何探索一種更加有效、可持續、充分調動藝術家參與的文藝支教方式,成都市文聯將這個題目交給了各個文藝志愿服務團。2015年,經過調研跟蹤,成都市文聯將支教試點確定在同樣是“三圈”的遠郊彭州市。從2014年開始,彭州市文聯針對孩子的藝術渴望和學校藝術教師缺乏的現狀,結合市文聯文藝支教要求,創新發起“藝術點燃夢想”活動,他們邀請當地藝術家到學校,針對學校課程安排和藝術家時間進行相對固定的支教,從幾名到十幾名,美術書法音樂戲劇等門類的藝術家和學校確定了支教意向且相對固定,效果漸顯,但缺乏規范指導、經費不足等困難也同時存在。

  2015年,成都市文聯成立項目辦,啟動“成都市文聯2015 - 2016學年文藝支教志愿服務(彭州試點) ”項目,將該項目納入文藝志愿服務重點工作,同步制定《成都市文聯文藝支教試點項目志愿者管理辦法(試行) 》 ,建議項目明確活動時間、內容、要求和有關激勵措施,定期召開協調會,對支教情況進行跟蹤記錄和通報,鼓勵當地文聯與教育部門合作,在教育系統內將鄉村學校藝術教育開展情況納入考核。成都市文聯負責人說,支教活動應有幾大原則,不以文藝志愿活動為名開展任何商業活動、不占用學生休息時間、不打亂學校正常教學計劃,要求志愿者具有相關的藝術門類水準、具有開展青少年藝術教學的能力,能夠在一個學年內提供不少于40個學時的志愿服務時間等。文藝志愿者支教還有四項內容:一是為學生提供藝術普及培訓;二是在普及培訓中發現和選拔藝術苗子,成立文藝小社團并對其進行指導;三是對鄉村學校的教師進行藝術指導和培訓;四是為藝術特色學校創建進行服務。這些內容是一般的鄉村藝術教師難以完成的,而藝術家則可以用他們的專業技能將學生、教師、學校的藝術水平全方位加以提升。

 

  同學們展示將國學、川劇招式相結合的川劇廣播體操 

  鄉村教師在文藝支教中得到提升 

  在彭州的支教項目中,有一個重要的支教內容就是要求藝術家們不僅要服務孩子,更要對學校的教師們進行指導,以加強當地藝術教育的師資力量。同時,由成都市文聯提供專項經費,試點建立以藝術家個人為名的文藝志愿服務工作室,工作室的主要任務為開展藝術教師培訓、學生特色藝術社團培訓和協助學校創建藝術特色學校。 

  劉蕓工作室就是其中一個。 

  川籍戲曲家劉蕓曾先后獲得過首屆、第五屆中國戲劇梅花獎,是成都市劇協的名譽主席、成都文藝志愿者協會副主席,她熱心公益事業,文聯組織文藝志愿服務活動,只要時間允許,她幾乎每次都去,是成都市文聯文藝志愿服務名家小分隊最活躍的一支力量。在文藝支教上,她率先行動;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研,劉蕓在彭州鄉鎮的隆豐小學、九尺小學制定了川劇進校園系列計劃,將她一生摯愛的川劇藝術和孩子們的課堂教學結合起來,創新開發出孩子們喜愛的川劇新表達。兩年間,為孩子們排演了舞蹈《足球踢出新世界》 、書畫表演《憶天彭牡丹之盛有感》 、舞蹈《繡牡丹》 、川劇選段《小放牛》等十余個節目,其中川劇《包公鍘侄》參加四川省中小學川劇傳承展演獲二等獎。更為難得的是,她和她的服務團隊努力創作,將川劇融入課間廣播操,融入“天人合一,胸懷志向,尊師重道,健康成長”國學精神,創作出《少兒川劇課間操》 ,風火輪等川劇經典動作都可以在課間操中看到。原本單一動作的課間操被賦予了傳統文化的內容,孩子們做操的同時記住了傳統經典。目前彭州教育部門正式將這個廣播操向全市30多所中小學普及推廣,廣播操的視頻也開始廣為流傳分享。在采訪中劉蕓說:“從支教中我們感到奉獻的快樂,分享了孩子們的歡笑,也深刻領悟到志愿者肩負的責任和義務。” 

 

  同學們向嘉賓展示川劇經典《鍘刀》學習成果 

   

  在市縣聯動、規范管理中持續支教 

    如何發揮藝術家的熱量,將文聯系統“履行團結引導、聯絡協調、服務管理、自律維權職能,在行業建設中發揮的主導作用”彰顯出來,是成都市文聯系統共同探索的課題。除邀請知名藝術家以外,在成都文聯的統一指導和規劃下,彭州結合當地實際情況,著力邀請彭州本土藝術家,目前14個文藝家協會有30余名藝術家報名參加,比如彭州市書協的蘇志福、曲協的伍朝正、美協的劉光賢、湔江詩歌學會的鄭興明、天彭牡丹詩書畫院的張志成、政協詩書畫院的朱代林、川劇協會的鐘昭貴、丹城書畫院的謝厚星等,有的藝術家雖家在外地但在彭州工作,也參與了彭州市文聯的文藝支教活動。彭州市文聯副主席黃映輝介紹說:“按照一校一名志愿者的匹配模式,在30所鄉村學校實施文藝支教,藝術家手把手地教孩子們,自從藝術家到了學校之后,原本硬件齊備、軟件奇缺的鄉村青少年宮就真正地‘活’起來了。 ” 

    筆者了解到,前來參加藝術支教的藝術家,雖不是享譽全國,但在當地均為佼佼者。成都市文聯提供的文藝支教經費補貼與市場教學費用相比微乎其微,是什么能支撐他們堅持來給孩子們上課,這恐怕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筆者在采訪一名叫朱代林的文藝支教志愿者時獲得了答案。朱代林曾是一名戰士、一名在軍工廠從事工藝設計的技術人員,退休后,在彭州政協詩書畫院從事山水畫創作。2014年6月,參加文藝支教志愿服務活動。他說:“得知我當選為文藝志愿者要為小朋友們支教的那一刻,我心里既忐忑又激動,忐忑的是我從沒有接觸過學生,激動的是能將我的藝術創作教給孩子們,那是多么的有趣。我服務的學校是通濟藍天小學,這是一所比較偏遠的山區學校,我每周2次往返于學校,為那里的孩子授課。起初,孩子們對國畫一點也不了解,學習積極性不高。通過近1年半的學習,孩子們適應了我的教學方式,繪畫方面漸漸嶄露頭角,其中還不乏藝術好苗子。而對于我來說,孩子們親切地稱呼我為‘可愛的朱爺爺’ ,我既是孩子們的老師,也是引領他們走進中國山水畫文化殿堂的可愛老頭兒,這份喜悅是我在任何繪畫創作中都不曾體會過的。如果說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續,那么學生就是藝術家藝術生命的傳承。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 

    據成都市文聯工作人員介紹,截至目前,文藝志愿者已為彭州30所學校,提供近1064次支教服務,完成2128課時, 5位知名藝術家在條件成熟的10所學校建立了藝術家文藝志愿服務工作室。一年多的實踐,在鄉村學校美育、德育建設方面起到一定助推作用,形成學校、學生和藝術家三方受益的生動局面,初步探索出成都文藝支教較為有效、可持續的開展模式,同時也構建了文藝工作者到基層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社會實踐、采風創作和培訓交流的新渠道。 

 

  同學們展示將國學、川劇招式相結合的川劇課本劇 

  讓藝術點燃鄉村孩子的夢想 

    2015年7月2日,注定是一個被思文永誠小學銘記的日子。因為在那一天,思文永誠小學通過了成都市書法示范學校的驗收,成為彭州市唯一一所書法實驗學校。思文永誠小學校長鄭敏說:“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向往之。書法藝術對于山區的孩子來說,真有點陽春白雪的意味,但我們懂得只有沿著陡峭的山路向上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收獲的同時細數往昔,有太多、太多雙手在幫扶著我們,和我們一同前行。 ” 

    每周五兩點,不管是炎炎夏日還是皚皚寒冬,文藝志愿者賀上棟、高崇斌都準時出現在思文永誠小學的書畫培訓室里。他們搭乘公交車,有時太匆忙就騎上摩托車幾十里走單騎,為學校的書畫教育工作流下了辛勤的汗水。思文永誠小學的書法建設還得到了“蘇志福工作室” 、黃旭東、曾斌、肖東等藝術家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他們到校對師生進行指導,這讓全校師生切實感受到書法的魅力,激發了學習書法的熱情,在思文永誠這所鄉村學校,教室、走廊隨處可見學生們的作品展示,隨意問一個孩子是否在學習書法,他也許會將你帶到走廊的一幅作品前,驕傲地等著聽你的表揚。目前,思文永誠小學的硬筆書法在2015年彭州市第四屆藝術節硬筆書法比賽中,有兩名同學獲得二等獎,有6位同學獲得三等獎。申報的彭州市級科研課題《提高山區小學生硬筆書法水平策略的研究》已于2015年5月通過了立項申請,目前正在申請成都市農村學校的專項研究課題。“這背后是文藝支教藝術家們的群體智慧,無私付出,藝術已經在思文這所鄉村小學生根、發芽,并結出豐碩的果實。 ”思文校長鄭敏說。 

 

  孩子們在林蔭草地上表演情景劇節目 

  雖然在文藝支教活動開始之初,存在文藝志愿者有專業技能無實際教學經驗,不了解學生心理、教學方式單一等問題,個別藝術家甚至打退堂鼓,但是大家的堅持換來了累累碩果,接受文藝支教的鄉村小學中,支教志愿者們創作指導的《小猴子回家》獲全國第六屆少兒曲藝大賽表演二等獎、小品《香蕉皮》獲第三屆四川省少兒曲藝大賽表演二等獎和作品創作獎、川劇《滾燈》獲“成都市鄉村學校少年宮建設成果年度展示”一等獎、思文永誠小學的學生書畫作品分獲海峽兩岸少兒繪畫大賽二等獎和首屆“國興杯”全國青少年兒童書畫大賽優秀獎等。與此同時,這些鄉村學校的文藝品牌也得到了扶持與提升,三所小學獲四川省級“曲藝特色學校”稱號,五所學校獲成都市級“曲藝特色學校”稱號;通過文藝支教志愿服務,志愿者們也有了收獲,在第七屆全國少兒曲藝大賽四川賽區選拔賽暨第三屆四川省少兒曲藝大賽決賽中,文藝支教志愿者武朝正創作的曲藝小品《香蕉皮》榮獲作品創作獎和園丁獎。 

  2016年1月8日,成都市文聯在文藝支教現場會暨彭州試點總結會上,向全市正式推廣彭州文藝支教項目,鼓勵更多區市縣特別是“三圈”文聯發揮職能作用,引導當地文藝家參與社會服務,參與到提升鄉村孩子藝術教育及素質提升這項有意義的事業當中。筆者隨當地組織方走訪了九尺小學、清平中學、濛陽中學,孩子們個個精神煥發,從他們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有笑容、有自信、還有一份充實。看孩子們在林蔭草地上表演話劇節目、演唱歌曲,在場的每一位都深深被他們感染,在藝術家的指導下,熊貓、小猴子、大狗熊……這些小動物都被孩子們演繹得活靈活現,因為藝術的滋養,他們的學習和生活變得多彩、絢爛。 

  正如思文永誠小學校長鄭敏所說:“不經一番徹骨寒,哪得梅花撲鼻香。我們相信,只要沿著這條路腳踏實地堅持不懈地走下去,孩子們心里的藝術之光必將閃耀更大的光芒。”

    圖:來源網絡

    編輯:崔行

    責任編輯:王逸昀 

(編輯:邢雅萍)

編輯推薦

熱點視頻

名家風采

  • 789.jpg
    李丹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團藝術指導,國家一...
  • 1.jpg
    9月12日,為紀念中國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由中國文藝...
  • xiaoxiaotu.jpg
    張繼,字續之,號四融齋主,1963年出生于河南長葛,一直熱心文藝志...
聯系咨詢|投訴建議|文藝論壇|職能部門|團體會員|組織結構
京ICP備1400119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171 中國文藝志愿者網 版權所有
彩票可以网上买吗